当前位置:首页 > 读点 > 总裁观点
总裁观点 每日管理充电 领导力专栏 清华讲堂 商学院在线 房地产资讯

清华总裁班分享:柳传志岁末寄语:人活着就是奔日子

发布时间:2017-02-01 点击数:

清华大学总裁班报道:

柳传志岁末寄语:人活着就是奔日子

未来的不确定性,这个世纪不会比上个世纪少,不知道以后世界会发生什么。年轻人还要做事,要懂得融通,就是要有理想而不理想化地把事情想清楚。

精彩摘抄:

☞人是分成两种,一种是过日子,一种是奔日子。奔日子的人比过日子的人要艰难得多,因为这里面有风险,要努力。

☞社会是愿意做大树的人在往前推动,要没有这种人,社会难以前进。

☞其实人活的就是个心态。有了这种心态,事再难也会愉快地过去。

☞我永远感恩,但我也不会违心做太对不起自己的事,快意恩仇!

☞我们经常是被事情牵着走,顺着坡,过程就把你带到别的方向了,你原定的方向不是那儿。所以后来就养成了一个习惯,半个月、一个月就停下来把所做的事捋一遍。

☞不理想化就是要懂得融通的意思。你们年轻人还要做事,未来的不确定性这个世纪不会比上个世纪小,不知道以后世界会发生什么。

☞夏天来了我们就脱衣服,冬天来了咱就穿衣服,雾霾来了咱就戴口罩,或者往海南走。不要老想着改造冬天改造夏天,时机不到改造不了,把自己改造成烈士了。

以下为演讲内容:

今天来这里,参加传奇社(由离职及退休的老联想人自发组织的社群)年会,非常感动和激动。刚才大家唱《联想之歌》,确实让我回忆起了当年在人民大会堂一起唱《联想之歌》的情景。

当时科学院也有几位领导参会,还有中科公司的周小宁,他说,看过很多公司也有自己公司的歌,但是看到一个公司所有的人那么神圣的唱自己的歌的时候,他说这个公司了不得。

当时大家的劲头,所有人把对公司发自内心的描绘融到歌声里面,这个感觉,真的跟今天传奇社、跟大家在一起,应该是很相像的,这是让我很感动的地方。

看到这么多同事从联想出来后,花开叶散,在全国各地创业,或者在其它组织里担任高管,为中国的经济出力,然后还能聚在一起,这真的是非常好的一种正气。
要做奔日子的人

我最近常讲,人是分成两种,一种是过日子,一种是奔日子。今天在这的大多数人是属于奔日子。

过日子和奔日子有什么不同呢?比如创业,到一定程度以后,生活差不多了,他就愿意稳住生活,比如开个小饭馆,做的还真不错,就稳在那了,回家跟老婆孩子团聚团聚,这也挺好,大多数人应该是这样。

但其中有不少人,还是不停地要往上奔!奔的意思呢,就是不停地在挑高自己的目标,今天这个事实现了,两年、三年、或者四年,达到了目标以后,又往前定了一个新的目标,接着又往前走,不停地在奔!

其实奔日子的人比过日子的人要艰难得多,因为这里面有风险,要努力。

我记得柳青小时候的作文,老师出的题目是大树和小草。她问我,您说应该愿意做大树还是小草,我说当然要做大树啊,应该鼓励做大树啊,她说老师的意思不是这样,老师是希望大家做小草。

后来我想,老师有老师对的地方,我也有我对的地方。其实社会是愿意做大树的人在往前推动。要没有这种人,社会难以前进。

大家都出去转过了,比来比去,中国人跟外国人还是有不同的。中国人有中国人的毛病,但好的一点是,往上奔的劲头确实比别人多。

往上奔的劲头确实是非常重要的。什么人可以不奔了呢?

像我这样的。到了一定年龄以后,老奔那就不对了,我就要开始过日子了。徐卫国送我的字是福寿康宁,咱就该福寿康宁了。但是要鼓励别人往前奔。

奔的境界有两层,一个是达到目的时的成就感。

当年联想是拼命地想有自己品牌的机器,原来我们是卖汉卡,然后代理销售别人的机器,一直到有自己的机器的时候,就算到了一个目标。

然后下一个目标又是要奔中国第一,奔世界第一。

每到一个成果、一个阶段,通过努力,按照你的设计,一步一步地,中间有坎坷、有摔打,然后达到自己目的的时候,心中是愉快的。

这种愉快和中六合彩有所不同,那个会让你一下子激动得死过去,这个是你一步步走过来的,这是奔所得到的成就感之一。

第二个就是修为了。在奔的过程中,实际上要越过很多的挫折、艰难和坎坷。你在过这个挫折的时候,能够享受这个过程,那就是到了一个境界。

我自己确实是摔打着走过来,到后来逐渐能够享受这个过程。逐渐把原来难受的事变成一种我愿意做的事,就会有一种新的感觉。

人活的就是个心态

其实人活的就是个心态。大家都知道我肺部做了手术,但我知道这个状况后心态最平和。这点我敢吹吹牛。

通知我得肺癌是我七十岁生日那天。元庆他们前一天晚上给我过的生日。

朱立南他们早就知道我有这毛病了,一直没告诉我。约好了第二天到家里去看我。然后,朱立南带着我的医疗小组同事,还有我儿子,开始支吾了半天。怎么这个架势啊?我一看这个劲头就不对。

后来跟我说,您得的是癌症,还要动手术,您心里不要紧张。我觉得我可能是最镇定的人了,一点没有任何紧张的意思。

为什么不紧张呢?多方面原因。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原来我说的,凡事就把事情想透了,想到底,到这时候,你会安之若素。 

2004、2005年的时候到蒙牛访问,当时做了一个游戏,给每人发了张纸,说每个人都要很认真地填写一下,如果飞机上突然发生事故,这张纸给你们,你留下的话是什么?

那次我是认真的想了。我就想了,我觉得我这辈子是个很幸福的人。

为什么很幸福呢?因为我越过两个阶段。我跟老曹我们这一代经受过以前那个年代的压抑,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的读过一些历史、读过一些哲学,明明是把国家体制、文化大革命看透了的人,还要在那种情况下跟着叫好,心里实际上很难受的。改革开放确实一下子把我们放活了。我有这两种的对比,所以我会觉得幸福。

第二点就是正好赶上40岁那年我能创业。要是50岁了,可能就玩不动了。当时根本就没觉得自己岁数大,我觉得我40岁就跟今天18岁的人一样年轻!

当时老曹从美国回来,到我家跟我说,我怎么问着你们公司的每个人都说公司要不行了,怎么就你说行呢?就是意志坚定!它就是行了!这就是我为什么有幸福的感觉。

酸甜苦辣全尝过了,有我所惦记的人,也有很多人惦记着我,夫复何求啊!真的飞机要栽下来,就栽下来吧,心里头没有什么特别遗憾的。

还有一个也很重要,就是如果家里还有要你撑住的人,你惦记的人还在苦难之中,这些会让你心里有恐惧的地方。我都没有,所以心里就很坦荡。

那天朱立南来跟我说这事的时候,我当时唯一的遗憾就是手术一完事,又要影响我打球的时间,我当时正找了一个教练,练得正有劲呢,因为我想把动作改完了以后,一定要把四通的老段拍死!

这一得病,一手术,就打不了老段了,因为手术后运动量大了就有点喘。但是我可以换个别的,玩别的可不可以?

所以人呢,确确实实,活的就是个心态。过程中很艰难的时候,你去做它,你觉得我选的这条路,我就要这么做,研究各种方法。

事再难,有了这种心态,也会愉快地过去。真有点像踢球。你要呆在那儿被球闷一下,一家伙球砸在你头上,你肯定受不了,不管是不是运动员。但是当你主动去顶它的时候,就完全不一样了。所以说心态非常重要。

办公司的几件痛苦事

我办公司时有几件事最痛苦,身体不算。

一个就是当时我们处在踩红线的边缘,屡屡为了外汇的问题、进出口的问题,确实有踩在红线边上的地方,他说你是什么就是什么。

遇到这种事的时候,真的是心里头不舒服。后来我觉得我的做法挺好。比如进出口,你要直接走私的话,那就是真的走私。还有一种是完全用正规渠道,但正常进口的元器件,要贵出百分之三百多,没有人那么做。

我们就把它定成为五颗星。中间这颗星,把凡是有风险的事,让别人去完成,我们把利益分出去。我们拿到的是正规的东西, 赚的是卖机器的钱。

当然这么做依然还会有问题,有一次一个同事跟进出口商有勾连,没按我这个防火墙去做,就被警方抓了,很危险吧。

这件事安全渡过以后,给我什么启发呢?我们必须得有股份!

当时我给周院长写过信。但是周光召院长、胡启恒副院长对我们再关心、再支持,也只能对我们表示很同情很理解,但是不能帮我们跟有关部门谈话,所以当时我心里还是有不舒服的地方,后来理解领导这么做已经很不错了。

办公司贷款上科学院支持不了,能给我们的只是一个方向引路的支持,钱得我自己来筹,还要冒政策风险。

最后的结果呢,船到达胜利彼岸的时候,我们跟香港人一比,人家是船主,我是船长。

有什么不同呢?货到那边,船主能把货物的利润拿走,而船到岸了就没我什么事了,我觉得不公平。再加上刚才所说的风险,我就有了一个意识,要跟科学院去讨论关于产权的问题。要没有这个讨论,就没有今天的联想。

当时有年轻人给我出主意说,咱们在边上开另外一个电脑公司,你还在联想做着,当有好业务的时候,你就往这边拨,拨到一定程度,这边的钱够了,你就把那边一辞职,到这边来。

没有任何法律可以管得着你。因为公司没上市,科学院当时也没有董事会一说,这个做法是完全合法的。但是我心里会过不去。我会永远觉得对不起周院长。当时科学院里办的公司也就剩联想几个,大旗就是联想。

如果那么做,今天股份可能会多一点,但心里会永远和自己过不去。你说那是干嘛?所以坚决不那么做!而是正正当当的、坦荡的去提出股份制的要求。大家都知道这段故事,当时周院长不能给我们股份,只能给我们分红权。

后来有一次白岩松在一个大的论坛上问我,如果当时周院长不同意给你们分红权,你会怎么做?我就问白岩松,你觉得我会怎么做?诸位觉得我会怎么做?说我会继续干的请举手!(有近一半人举手)把我觉悟估计过高!如果当时科学院说你们不能那样做,我已经准备了,坚决辞职。

我当时50岁,我觉得我年富力强,经验丰富,有广泛的银行人脉。我一叫,一帮子全会跟出来。这个不违法,也不违规。

我就是这么一个人,我永远感恩,但我也不会违心做太对不起自己的事,快意恩仇!

想想这些事怎么处理的时候,当时会为难,完了会很高兴,你会很享受这个过程,唯一不能享受的就是得病。

学会复盘

我觉得奔日子的人,一个是目标实现的时候是个享受,是成就感的享受,过程本身其实也是个享受。要想享受过程,必须把要做的事想明白。回过头想我自己,智商中等略偏上,情商比较高,上等而已,达不到特别高。但是我的好处是我确实勤于复盘。

怎么得到复盘的概念的呢?当年刚刚从计算所出来,有一次不知道活怎么干的时候,我到我们所老副所长张修办公室,和他说起心里有气闷的事,不知道怎么弄。

张修说真要到了闷得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,你就把事放下,出去散散心回来再干。他并没有说让你怎么去想,但给了我很大启发。

后来我发现,我们经常是被事情牵着走,顺着坡,过程就把你带到别的方向了,你原定的方向不是那儿。所以后来就养成了一个习惯,半个月一个月就停下来把所做的事捋一遍。

我建议大家好好养成这个习惯。这个习惯的养成不是做样子,而是真想清楚。

你看,我在外边干活,家里应该怎样,我应该怎么对待家庭,怎么对待子女、老婆,怎么对待兄弟姐妹,公司和家庭两不误。这点在企业界里是公认的。

要有理想而不理想化

昨天在一个晚会上,我出了一个节目,是在我儿子婚礼上的讲话。我送给我儿子一句话,是我父亲当年关键时刻跟我说的。

我17岁高中毕业那年,受到一个重大挫折。

我们高中毕业的前一个学期,就开始挑飞行员。200多人里楞就把我挑上了。把我得意的,军官到我家里,跟我妈也说了,轰炸机是金子做成的,等等。我认为我已经被选上了,所以那一学期整个就没看书,瞎玩了半年。

但是高考报名以后,忽然间空军找到学校,通过老师跟我说,我的耳朵有些问题,因此被淘汰了。

班主任那天跟我说的时候,我一下就懵了。我招谁惹谁了!我考清华没把握,考北航还不手到擒来吗?真的是考大学,我相信稍微用用功,成绩会很好。结果那一下就耽误了。我回到家特别沮丧。

学校已经通知我父亲了,他那天早早回家,晚上跟我母亲和我谈,其中有一句话让我牢记心中。

父亲说,只要你做个正直的人,不管做什么行业,都是我的好孩子。

这句话当时感到很温暖,觉得父亲特理解。第二天父亲还是找了学校,学校发现西军电,就是今天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,招兵的还没走,我就去了西军电。

到学校后“两忆三查”,我才从指导员那知道,根本不是因为耳朵问题,是因为我有个舅舅是右派。

后来我问我儿子,你知道我舅舅是右派跟你有什么关系吗?他想不出来。我说,我舅舅要不是右派,就没你。我舅舅是右派我当不成飞行员就到了西军电,到了西军电就认识了一个女同学叫龚国兴,龚国兴后来就成了你妈。

要是当了飞行员就办不出联想,顶多是开飞机,开不了多久就地勤了。那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。所以人生就是这么神奇,挫折也许就是未来的机遇。

我转述给柳林的那句话是要做个正直的人,正直包括了光明磊落、坦荡,等等。

我的父亲重情重义,为人正直,我觉得很重要。但是我给柳林加了一句话,这也是今天想跟你们说的。其实正直不是我最先想说的,最要想说的是,要懂得融通。换句话说,要有理想而不理想化。

在我们长大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,人们怎么会想到今天的世界会是这样,世界变化之大!有理想就是人不能没有底线,得有追求。

不理想化就是要懂得融通的意思。你们年轻人还要做事,未来的不确定性这个世纪不会比上个世纪小,不知道以后世界会发生什么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不懂得融通,一个劲地死心眼,我父亲后来摔得鼻青脸肿,我从他那也看到了很多东西。

所谓享受过程,是要把事情想清楚。所谓融通,就是要有理想而不理想化地把事想清楚。不然,绝对搞不到今天。

1986年,联想汉卡被物价局查处,认为我们的价格远远超过了物价局的标准。

当时物价局定价,只看硬件本身的成本价,然后加一个20%,最大利润,就卖出去了,软件、人工的费用根本不算钱。

这样就要罚我们100多万。郭为、陈恒六出主意说应该开记者会,把这事的不合理亮出去,我把他们骂了一顿。

我说我还得接着干,还想接着活呢,我不赌这口气。后来就越来越明白,很多事情,有的事你以为对,也许并不对。

夏天来了我们就脱衣服,冬天来了咱就穿衣服,雾霾来了咱就戴口罩,或者往海南走。不要老想着改造冬天改造夏天,时机不到改造不了,把自己改造成烈士了,那些事将来后人会去做,咱就把自己的事,口罩戴好,别受雾霾折腾,就行了。

在线报名

姓名

性别

电话

邮箱

备注

验证码

验证码